特稿:风雨七十载和平行难——写在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70周年之

2018-09-05 20:13

  5月15日电 特稿:风雨七十载 和平行难——写在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70周年之际

  这一天,美国驻以色列大正式由特拉维夫迁至耶撒冷。这一天,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带以及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举行,特朗普承认耶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迁址于此。者同以色列之间“石块对子弹”的较量已造成巴方至少58人死亡、2000多人受伤,伤亡之惨重为近年罕见。

  巴勒斯坦人将1948年5月15日称为“灾难日”。此后的几十年内,大批巴勒斯坦人在战争与冲突中失所,更有逾百万人离开家园,沦为难民,至今难归。

  1948年5月14日,大卫·本-古里安在特拉维夫宣布建立以色列国。次日,约旦、伊拉克、埃及、叙利亚、黎巴嫩及巴勒斯坦阿拉伯武装组成的联军向以色列宣战,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1949年7月,战争以得到大国支持的以色列全面胜利告终。

  阿以冲突,这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东最根本的矛盾,就这样以战争的方式正式。这是中东地区错综复杂矛盾的集中体现,既包含国家利益之争,又牵涉民族、教矛盾,持续至今仍未结束。

  第一次中东战争不啻为在中东地区打开诉诸武力解决争端的“潘多拉魔盒”。此后,军事选项不断被用以解决矛盾,导致中东地区成为一片不断被撕裂战争伤疤的土地:

  这些冰冷数字的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生命的凋落,是一户户温暖家庭的破碎。如今,类似的悲剧还在这里上演。

  第一次中东战争深刻改变了中东地区。可悲的是,70年后的今天,新的“潘多拉魔盒”又现身中东地区:美国驻以色列大从特拉维夫迁至耶撒冷;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色列与叙利亚境内伊朗军事力量“过招”……

  认为,美国“鲁莽”“冒进”的中东政策将加剧这一地区本已充满的紧张局势,无异于火上浇油。

  也有观察家称,美国现行中东政策意在打破前几届“无效”的旧有调解机制,以在看来“非正确”的方式,为本已持续动荡、矛盾重重的中东局势注入更多不确定性,以在乱中开辟出一条解决问题的新径。

  然而,中东局势70年来的演进史告诉人们,破旧立新的成功案例不在多数。究其原因,这一地区各种矛盾错综复杂,且与大国博弈因素紧密交织。70年来,人们几乎可以在每一起重大事件中都能看到域外或域内大国的影子。持续七年的叙利亚国内冲突和持续三年的也门国内冲突即是新证。

  最极致的破旧立新非战争莫属。然而,战争能否线年来发生在中东地区的那些战争或冲突的后果,答案不言自明。

  以色列家希蒙·佩雷斯生前感慨道:“以色列同阿拉伯人打了五场战争,我们在军事上赢了这些战争,但是在上却未赢得任何东西。战争从未解决过任何一个问题。现实是,战争只能带来问题。”

  行难!行难!多歧,今安在?谈及中东局势的未来,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坦言:“就组织区域秩序以及确保这一秩序同世界其他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并行不悖而言,没有哪个地区比中东地区面临的国际秩序挑战更为复杂。”

  中东局势具有全球影响。中东地区稳定与否,关乎世界和平安全与发展繁荣。当今中东局势具有三个主要特征:美俄博弈加深;域内大国各怀打算,防范竞争合作并重;地区国家普遍“向东看”,发展强烈。

  第三点尤其值得注意。由于长期动荡,经济持续低迷,社会民生战争冲突以及极端主义和,中东地区对安全稳定、发展繁荣有着迫切而强烈的。“西向多年”的经历让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认识到“未来在东方”。

  在东方,中国提出解决中东问题的政策主张得到中东地区国家普遍支持;中国“以发展促和平”的得到中东地区国家普遍认同;中国以“一带一”为标志的公品得到中东地区国家普遍欢迎。

  中东动荡,根源出在发展,出最终也要靠发展。发展事关人民生活和。这是一场同时间的赛跑,是希望和失望的较量。只有让人们在发展中获得生活的,在他们的心中,希望才能跑赢失望。

  “一带一”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交而通,而非交而恶,既是中国的发展之,更是包括中东地区国家在内世界共同发展之。虽然受错综复杂的利益冲突掣肘,共享发展之尚需付出巨大努力,但这条无疑是符合所向、历史潮流的选择。

  对战争与和平有着深刻体会的佩雷斯早已指出:“和平要靠两条腿走,一条腿是,一条腿是经济。如果任何一条腿因我们自身而被打上石膏,和平就只能跛行。然而,即使跛行,也不要后退。因为后退,就是向贫穷和战争前行。”

  “当你面向太阳的时候,你定会看到自己的希望。”中东和平希望仍存,相关国家应在对话和发展的道上寻找希望,为建设一个和平稳定、安全繁荣的崭新中东而砥砺前行。